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欲雨生烟

欲雨生烟 十五年前的腊月二十,小叔娶媳妇。家里正忙着给小叔叔操办喜事,大人们忙里忙外的根本没有闲工夫管我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。    春香嫂是我们家的近亲,自然要帮忙切肉、洗菜、刷碗之类的,就把小香玉交于我,要我领着她一起玩儿。    听大人们说,小的时候我曾吃过春香嫂的奶水。每回被人挑起这..

出水芙蓉

出水芙蓉 上了床,玉梅躺在我怀里,手抚着我的胸膛,小声道:“刚才你干什么坏事了?”我使劲抓了一下她水绵绵的乳房,轻声笑道:“瞎说,我哪有做什么坏事。”    “坏蛋,就知道骗我!”玉梅掐了一下我的小奶头,咬着我的耳朵道,“大灰狼你说,刚才是不是欺负妈了?”我一翻身压在玉梅身上,亲吻着她的香唇..

镜子中的女人

镜子中的女人 「老公~呀~~~~!」  林莤的在男人猛地一沉腰间。身体反射性的向前一窜。而嘴上几毫秒间将要吐出的话,被她用扭曲尖叫喊了出来……连忙稳住前冲的身子,她回过头狠狠的瞪了杨桃子一眼,眼睛中有警告也有莫名其妙的愉悦。杨桃子看见女人投来的带着警告意味的目光,停了下来,提着头,双手仍然紧..